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六合资料 >
六合资料
为了中医典籍的更好传承
时间: 2019-07-05

  “往往有这样一种现象,一个人当他健在的时候,人们或许还不能认识他在某一领域里具有的卓越价值和重要意义,当他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人们才一下醒悟过来:他的永远离去,给这个领域造成的损失是多么巨大,以致在一个历史时期内无法弥补这一领域的空白。任应秋教授的离去,正是如此。”时值当代著名中医学家、中医教育家任应秋诞辰100周年之际,本报记者专访了任应秋的学生钱超尘、张其成等人,通过他们的回忆,写成本稿。

  全国政协委员、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学院院长张其成给记者讲述了一个事关任应秋的故事。

  那是在1962年第一届中医院校本科生毕业前夕,时年49岁的任应秋与秦伯未、李重人、于道济、陈慎吾五位著名中医学家共同上书原卫生部,指出中医学院教育存在的问题。提出“对修订中医学院教学计划的几点意见”,其中之一就强调中医学院的学生必须突破文字关,建议加强医古文教学。因为,学中医要有相当的中文水平,并且要有两三年的诵读功夫,才能为钻研医学文献打下基础。然而当时的中医学院教育忽略了要求学生背诵和指导读书方法,学生没有练好基本功;加上高中生的古文程度太差,医古文仅数十学时,又未要求背诵,成为不可能突破的文字关。

  “这一建议,对中医的教育事业和中医学的传承发展具有特殊意义,影响重大而深远。此后,任先生亲任医古文教研室主任。在他的不断倡导和努力下,中华全国中医学会医古文研究会于1981年6月正式成立,任应秋被推举为研究会会长。这也成为中医教育史上著名的‘五老上书’。”张其成告诉记者,在北中医的历史上,或者说在新中国中医教育的历史上,国学教育经历了三个阶段、三代人,而第一阶段即从1962年任应秋等“五老上书”开始。“因此,可以说任应秋先生是国医国学教育的开创者,是第一代杰出代表。”

  “与许多侧重于临床的中医名家不同,任应秋先生的学术兴趣更多地集中在基础理论方面。他认为:中医一方面要‘救人’,就是看病;一方面要‘救医’,就是整理和研究古典文献。中医看病的传统是不会失传的,每个中医都能开方看病,相沿不断;但是,中医的理论与文献却有失传的危险。这种危险已不仅仅是个‘可能性’的问题,而且具有一定的现实性。”著名的中医文献专家、北京中医药大学博士生导师钱超尘在回忆恩师时如此表述。

  据钱超尘介绍,他对古韵研究的起点正是因为任应秋的启发。那是1981年在全国医古文研究会上,刚被大会选举为医古文研究会主任的任应秋在闭幕会上表示,音韵学是阅读古籍必需的一门知识,如有不备,在阅读时可能遇到困难。受此启发,钱超尘潜心研究古韵。

  “在研究过程中我曾写了《上古天真论古韵研究初稿》交给任老师审阅指导,大约过了一周,他给我回信,指导我如何研究《内经》古韵。得益于任老的指导,我对《内经》古韵研究投入较大力量并收获颇丰。1986年的《古代汉语》第三册收入我写的上古音基础知识及其与《内经》的关系。1990年出版的《内经语言研究》列‘音韵’专章总结《内经》古韵史并运用于校勘中,1997年《黄帝内经太素研究》运用上古音韵学校勘《太素》、《素问》、《灵枢》讹字百余个……”钱超尘说。

  “2014年1月,北京社会科学联合会通过了我申报的科研课题,该课题主题是运用上古音韵学逐篇分析《灵枢经》的古音状况,并以通俗的语言说明学习掌握上古音韵学的方法与必读书目,同时对《伤寒论》、《金匮要略》的押韵段落予以分析说明。我想,以此可以向任老在天之灵汇报他的培育之恩。”钱超尘动情地表示。

  “父亲不仅在中医理论研究和文献整理方面取得了辉煌成就,而且在临床医学方面也具有很深的造诣。”任应秋的女儿、北京中医药大学农工党支部副主委任廷苏这样评价父亲。

  “在研究整理中医文献上,父亲可谓呕心沥血。1957年,父亲在研究院图书馆看到《医学启源》一书,便借回家,在母亲帮助下手抄了全本,但由于原版脱误较多,父亲就决定自己重新校注一遍。他参照《中藏经》、《灵枢经》、《素问玄机原病式》、《宣明论方》、《汤液本草》等书进行仔细点校,到1964年初步完成。1965年,他在上海图书馆见到了元刻本,拍照带回,并开始了第二次校勘工作,直至1977年,该书终于由人民卫生出版社排印出版。校注这部重要的中医书籍,他足足用了近20年的时间,从最初的手抄本,到不断完善后正式出版发行,使已经绝版500年的医学文献得以重见光明。”至今,任廷苏仍对父亲在古医书方面的执着印象深刻。

  “小时候我经常在放学后去父亲的门诊部等他,然后一起回家。有时我看到病人从药房着急赶回来,让父亲在某味药旁再签一下名字。后来才知道,父亲在某些用药剂量上,往往比常规用量大,药房怕出问题,就要求父亲在药名旁再次签名,以表示认可。当然父亲一生从没有因此而出过医疗事故,说明父亲在用药上有自己独特的心得。”任廷苏说,父亲的勇气和严谨始终为她所敬佩,并始终在影响自己。

  任应秋的学生,北京市政协委员、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诊断系教授梁嵘则向记者表示:“任老离开我们虽然已30年了,但他的精神一直在中医现代化研究的队伍里。我们翻阅着他的著作,秉承着他的心愿,不断地思索、开拓、前行。”本港台开奖现场真播


友情链接:
Copyright 2018-2021 主页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